海南七星规律图下截
發郵件
《設計的覺醒》 日期:2013-07-16

1980年代是日本經濟高速發展的鼎盛期,針對大眾過剩消費帶來大量浪費的社會現實,田中一光敏感地覺察到設計可以介入大眾生活發揮社會影響力的作用,從日常角度人手,倡導“資源循環再利用”,為企業提供了將設計轉化為生產力和核心競爭力的新方法,更從基本觀念人手向社會灌輸了“合適就好”的生活方式新理念,在社會上產生了極大影響。這種影響力隨著“無印良品”企業的不斷壯大,繼任者原研哉與時代并進的廣告更新,其范圍還在持續擴大。可以說,與那些海報作品相比,由田中一光一手策劃和締造的“無印良品”才是他一生最好的代表作,它實現了他提倡的“設計定要向社會發言”的理想。

第一次出國是在1960年。對于來自貧困時期的日本年輕人來說,當時的美國文化是再耀眼不過了。從縱橫發達的高速公路、藍天下高聳鮮明的建筑群,到陳列滿各式商品的超級市場、自動烘干機、投入硬幣就會滾出商品的自動販賣機,以及一人份的袋裝茶等。所有這些現在看來司空見慣的東西,那時的我都一一地仔細觀察過,并拍下許多的照片。例如在紐約住宅區的街頭被遺棄的嶄新家具,以及在大雪的日子里溫暖的室內只需穿一件T恤的留影等,都是些反映現代文明的照片,足以讓當時在國內的朋友們感到驚訝。

可是不知不覺地,日本也已經發展成了那樣的國家,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大家生活在物質極度豐富的社會中,伴著對消費和舒適的欲望,每天生產出小山一般的垃圾,不斷地填平著城市的港灣。

也許與我的年紀有關吧,如果將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的啟蒙當作是日本設計的第一幕,那么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的洗練就是第二幕,而即將來臨的二十一世紀則是第三幕。契訶夫的《三姐妹》雖然是伴著“去莫斯科去莫斯科”的臺詞落幕的,但莫斯科象征的理想形象已經消失。在享受著紐約的摩天大樓和東京的高科技生活的天際線上,我仿佛看不清二十一世紀的輪廓。

我感到,無論是設計,還是消費態度,在二十一世紀都會有很大的轉變。那種認為“永遠光滑閃亮的物品才是新的”的美感意識,連同“稍微有細小劃痕就退貨或丟棄”的消費觀念,在二十一世紀都將面I臨巨大的轉變。

非必要的改版換代,每季必發的時尚新品,以及在本質上缺乏創新的新商品開發等,總讓我覺得其中的思想已落后于今天的時代。與快速消費的嶄新商品相比,如今的人們已漸漸發覺,品質好壽命長的商品更具有美感。對于適合自己并陪伴自己度過了一段時間的物品,人們總是會賦予更多的偏愛并從中感到精神層面的滿足。

在古代的日本,有一種叫做“空寂”的美學。破損的茶碗被用金色的漆修補,而漆本身的美滲入到茶碗中。’這種以破損后修補而成的茶碗為自豪的觀念,蘊含著至深的哲理。所謂世界只有物質是無法成立的,顯示的或許就是這種強烈對比中的自豪。

在平面設計領域內,我們具有作為企業代言人和廣告釋義者的一面,即被稱為藝術指導的這層身份。但是如果只存在于這樣的關系中,現如今是無法打動人心的。反倒是將個人觀點剔除修飾后表達出來,才能獲得更多強烈的共鳴。這種追求精神性的廣告與設計,不喜歡添加甜美的調味,而是越來越強烈地具有藝術化與社會化的傾向。

另一方面,計算機已經實現了對人類動態的實時把握。從衛星傳輸到移動電話,各式各樣的電波數據在太空中交錯往復,數不清的信號在被發射或接收。如果把這些電波都可視化,恐怕我們頭頂的天空就不再是透明的。

二十世紀還是汽車、飛機、電視的時代。這使我們能夠快速地移動,或是坐在一處就能觸摸到來自四面八方的文明信息。而這就是現代化。汽車在破壞著環境,飛機在削弱著不同文化的獨立性,而電視則會使蘊含人情味的人類交流逐漸喪失。

二十一世紀無法回避對上世紀的反省和挽救之責任。設計也無法脫離“環境的再生”、“消費一使用一丟棄的文明怪圈”以及“人情的復蘇”這三重考量而存在。當理想的藍圖在近代都市的天際線上慢慢消失,某種怪誕的宗教就開始在人們荒蕪的心靈中悄悄潛入。

布道-做準確的品牌視覺設計

海南七星规律图下截 单双中特10中9不改料 被股票配资平台骗报警 四川时时彩开奖 时时彩后四技巧方法 12选5技巧稳赚高手 二分时时彩是统一开奖? 陕西休彩11选5开奖查询 手机自动刷点击量赚钱是真的吗 1元1分的棋牌捕鱼游戏 扑克左角认牌 二十一点公式图 喜乐彩规则 跳一跳小程序靠什么赚钱 福建时时助手 安卓手机美女真人麻将 组六复式